男子深夜向父母床上泼汽油点火致母亲烧伤图

2019-06-14 18:32:00 来源: 延边信息港

男子深夜向父母床上泼汽油点火致母亲烧伤(图)

被烧伤的母亲躺在医院里。

父母的被子和裤子被烧得不成样子。

前(16日)夜10点许,(江苏)南京六合马集镇黄岗村下阳组一名31岁男子突然砸开父母卧室窗户玻璃,向父母床上被褥倒汽油点燃。情急中,老夫妻俩仓惶爬出火海,身上不同程度烧伤。点火烧伤父母后,儿子慌了神,称:“我家出大事了!”赶紧请邻居帮忙报警,但自己趁乱逃离现场。截至昨晚发稿时从多方获知,泼汽油点火的严姓男子已经被六合当地警方在大厂附近找到并控制住。其为何要火烧父母,他是否像其父母所称“头脑不好”,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他买来汽油威胁父母,父亲两次报警要求“送儿子走”

六合马集镇黄岗村下阳组一条路边家家都是小二楼,门口大多贴着“幸福人家”,然而前天傍晚吃饭时间,有这么一家人气氛有点不寻常。据50多岁的严老汉说,自己和老伴正准备吃饭,儿子突然从外面回来了。“吃了吗?”“没吃,不想吃!”严老汉告诉,31岁的儿子近不爱吃饭,1米8身高的他一回到家就给人一种不安全感。前晚儿子带回来一大桶汽油,问他干什么,他也不说话。严老汉刚开始吃饭,儿子就开始向老爸发难:“老严,你害死我老婆,我要找你算账!”“我怎么害死你老婆?她在盐城好好的,我凭什么害她?”老严回答。但儿子喋喋不休,一会儿数落严老汉在外面上赌球,输光了家产,一会儿又说他是杀人凶手,并扬言要他死。无奈之下,严老汉只得报警。可民警到场后发现家里没有什么“直观的冲突”,听完严氏父母的口述,民警认为是家庭纠纷而已,正准备撤离。可严父当着民警面再度报警要求马集镇派民警到场。接到报警赶来的马集镇一位值班副所长了解情况后,也认为31岁的儿子可能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一家人不至于“动真格”。但严父坚持道:“我宁愿出车费,请民警把儿子送走,送到医院去,他脑子有问题,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但民警安慰老两口带儿子去医院检查再确定。

儿子砸窗泼汽油点火,有备的父母逃出火海被烧伤

大概前夜10点,民警走后不久,严氏父母不敢睡觉,关紧门窗站在床边担心着。就在这时,儿子突然用木棍将南面的窗户玻璃敲碎,随后大骂一句:“你们害死我老婆,我要烧死你们!”将一桶汽油泼进靠窗边床上被褥,说时迟那时快,他一点打火机,顿时卧室内火苗一窜,迅速蔓延。早有所备的老父亲因为穿着黄军鞋,赶紧开门逃跑,可被汽油溅到了木地板上,一团火苗嗖地窜过来,烧伤了严老汉的右手,他当场大叫,猛地用另一只手扑火,没能扑掉,又赶紧脱掉裤子用力扑火。一边自救一边喊老伴贾玉兰:“还愣在那儿干吗?还不快跑!”老实巴交的贾玉兰没想到儿子会对自己父母泼汽油点火。乍听老伴喊她跑,穿拖鞋的她才跨一步就滑倒在溅了汽油的地板上,这时烧着的火苗窜到了地板四周,贾玉兰趴在地上一时竟然起不来,火越烧越大。严老汉自己身上的火还没扑灭,眼见老伴落难火海,赶紧冲进去,一把拉住趴在地上老伴身上点着的衣服往外扯,可因为慌乱,一时也没扯得动。情急中,严老汉索性将老伴被点着的衣服撕了,拽着老伴的腿往门外拖,贾玉兰双手在火海中炙烤着,硬撑着爬出门外。

[1][2]下一页母亲全身深2度烧伤30%,父亲伤势较轻

在六合人民医院烧伤科3楼病房,见到了这对被儿子点火烧伤的父母。只见贾玉兰烧得较重,整个脸部都是被烧伤的水泡,样子很恐怖,四肢都裹了厚厚的纱布,两膝盖都擦破了不少皮。而严父只有右手和双腿裹了纱布,伤势虽轻,却一直唉声叹气:“冤孽啊!”烧伤科主任方箭告诉,目前母亲贾玉兰全身深2度烧伤面积达30%,两手掌均为3度烧伤,烧到了,至少得经过3周治疗,疤痕是肯定会留下的,搞不好手掌弯曲、伸展、用力等功能还会受影响。严父说,儿子点完火后可能知道闯了祸,赶紧跑出去喊附近邻居来,后来听邻居说,儿子当时喊:“我家出大事了,你们赶快报警!”随后他自己跑不见了。

家人称他受过刺激脑子有病,警方已控制了嫌犯

点火男子严某的家人告诉,他是家里的老大,弟弟是上门女婿,帮人做木匠。严某老婆是盐城人,如今夫妻俩有一个8岁的女儿。究竟为什么要对自己父母下手呢?据严父透露,大儿子和媳妇闹离婚有一段时间了。他一会对家里说搞石料生意,一会又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家里一直提心吊胆。为此媳妇也跑回盐城娘家去住,已经有两三年了,近一直和严某闹离婚。发现儿子精神不对劲,是近一个月的事情。严父说,儿子和他们住一起,孙女都是老两口带大的,儿子从来不出一分钱给家里。但近常对老爸说三道四,开始觉得他随便说说,后来越来越不对头,什么“上赌球”、“搞传销”、“一天到晚开会瞎忙”之类的无厘头帽子一顶顶扣在了严父头上。儿子还说是严父“害死了媳妇”,说了好几回要严父偿命。“那时候就感觉他头脑不好了,他只说自己胃疼,后来家人带他去医院看病,只住了3天他自己跑出来了。”

截至发稿时,从知情者口中得知,严某逃离现场后,大约昨天下午,他在大厂暂住地被警方追踪并控制住。严某弟弟严国富对说:“他虽然是我哥哥,但点火烧父母的行为明显触犯了法律,对周围邻居影响太坏,现在既然警方调查了,一切依法处理吧。”至于严某是否真的是脑子有问题,警方也表示,这要等医院专家鉴定再行处理。(实习生周袤 本报范晓林文/摄)前一页[1][2]

商家用小程序
微商城和手机app开发
新闻软文推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