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龙生 827 考场外的推销

2020-02-15 19:01:28 来源: 延边信息港

悠闲龙生 827 考场外的推销

考场内的学生奋笔疾书,考场外的老师,家长也是情绪紧张。

这些老师,家长,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站起一起,三五个一群,开始说话。

谢和君虽然口中说让袁书聿拿一个理科状元回来,但是现在开始考试了,她又没有那么自信了。

一中的教导主任姓任,现在就在和谢和君说话。

对于袁书聿这个学生,任主任也是莫测高深。

他知道,袁书聿在高考前五天才回来上课,对于袁书聿能否拿到理科状元,一点也没有把握。

如果不是袁书聿以前的成绩,那些代课老师的保证,谢和君的推崇,他根本就不知道袁书聿这号人物。

现在,任主任和谢和君说着闲话,探讨着今年高考的走向。

在八中门口,也是围绕了几百个家长,老师。

袁承德开车送袁书奇到了八中门口,找地方停了车子,看着自己的闺女进入了八中考场,就开始担忧。

担忧自己闺女会不会紧张,担忧自己的闺女能不能静下心来答题。

高考,对学生来说是一道坎,对家长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想了想,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袁承德拿起了,给刘筱云打了一个。

大概就是说了,自己已经送袁书奇进入了考场,让刘筱云准备好饭菜,估计十二点就能到家。

刘筱云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是的,在华夏国就是这样。

一个学生要参加高考,不仅仅是学生自己要考试,家长也要考试。

父母两人一般都是分工明确。

一人在家做饭,一人陪考。

基本上就是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袁承德看到了一个人,拿着一叠厚厚的广告纸,在给学生家长分发。

很快,这个人走到了袁承德面前,“大叔,给您一张。我们学校,师资雄厚,要求严格,课程安排合理。如果有需要,请选择我们东方补习学校。”

袁承德不知道这个人拿的是什么广告纸,接了过来看了看,又听了这个人说的话,顿时有些怒气了。

这个人,真是不识好歹,发给自己补习学校的宣传单,不是咒自己的儿女考不上么?

想到这里,袁承德的脸色就不好看了,拿起了广告单,塞回了那人手里,“你拿着,我不需要。”

那人面上带着笑容,拿着广告单,又要塞回袁承德的手里,“大叔,看看么。如果有需要,给我。而且,高考没有那么容易,您多了解一些,不是也给孩子多条路么?”

袁承德的脸色更黑了。

虽然,袁书聿,袁书奇没有说,但是两人的班主任都是见过袁承德的,也和袁承德通过好多次。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不管是袁书聿,还是袁书奇,都是有争夺状元的实力的。

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沦落到需要补习呢?

所以,袁承德内心也是一股子傲气。

虽然,也没有指望孩子一定要拿个状元回来,但是,至少考上一个好大学,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袁承德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补习什么的。

而且,袁承德也想好了。

只要孩子成绩过的去,能够上个差不多的大学,不会让孩子补习的。

听说,补习学校非常苦不说,压力也很大。

袁承德怎么能忍心让自己的儿女受这样的苦呢。

的确也有人,是成绩不理想,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补习的。

但是,自己的儿女是不在此列的。

只要能上个差不多的大学,自己就满足了。

袁承德不会为了让儿女上华清大学,京城大学去补习。

袁承德摆了摆手,“你去给别人发吧,我不需要。”

说着,竟然是转头,不理这个人了。

发广告的人自然也理解这些家长的心思。

看到袁承德这样,也是不再纠缠了。

纠缠下去,大家都会没脸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人抱着一堆书在售卖。

其中一个人手里拿了两本书,开始给家长们推销。

很快,这个人走到了袁承德的面前。

袁承德只以为这人也是补习学校的,看到这个人走到他面前,直接转身,给这人了一个后背。

这个人也不介意,上前一步,“大叔,我这里有详细的各个大学,各个专业的往年录取资料,录取分数线,非常详细,要不要一本?有了这本书,填写志愿就没有那么头疼了。”

袁承德眼睛一亮,接过看了看。

果然,各个大学,各个专业都有,非常详细,“多少钱一本?”

那人眼睛一亮,“本来是一百四十六元一本,打八折,一百一十六一本,我算你一百一一本。你看如何?”

袁承德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也太贵了吧?就这一本书,就要一百多。”

的确,袁承德是个粗人,很少看书,更少买书了。

思想还停留在十几年前,几块钱买一本书的状况。

听到这本书要一百多,自然是很惊讶了。

那人笑嘻嘻说道

,“大叔,这书这个价格,真的不贵。你看,这么厚,资料这么详尽,真的不贵,我们还打八折,都是赚个成本价格。”

袁承德拿着书,翻看了一下,想要买,但是真的有些舍不得。毕竟一百多块钱,在袁承德眼里,可是好几顿的饭钱了。

虽然,这一年来,袁家的农产公司起来了,也收拢了不少产业,但是袁承德除了换了个,买了几身衣服,买了一辆车,生活上还是和原来一样简朴。

平时几乎不怎么花钱。

一百块钱的书,在袁承德看来,还是很贵的。

这人看到袁承德踌躇,也是理解了袁承德的想法,接着说道,“大叔,这本书虽然只用一次,但是关系着孩子的前途。没有人对每个大学都,每个专业都了解。但是有了这本书,孩子们就不发愁了。”

“就算考试成绩不错,填报志愿也是一门大学问。如果填报志愿没有填报好,直接影响孩子们的前程。有了这本书,不会出现填报志愿失误的状况。您看看,其他家长都买了。您不买行么?”

袁承德想了想,自己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填报志愿都用得上,算起来比别人还占些便宜。

咬了咬牙,“好,我买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