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 第三十二章 疑窦重重

2019-10-18 23:46:40 来源: 延边信息港

道 第三十二章 疑窦重重

就在此刻,极为惊人的一幕顿时出现。只见面前不远处厚厚的树叶中突然弹起一道黄褐色状似巨蟒一般的存在,一双巨嘴张开露出数颗狰狞獠牙,瞬间将怪鸟咬住。密密麻麻类似镰刀一般的利爪飞快将其撕成粉碎,片刻后便是吞食一空。

吞下怪鸟后,这通体与枯叶颜色相近的恐怖妖兽缓缓沉寂,身体一阵抖动,将此处恢复成原貌之后,再次陷入沉寂。

萧晨等人互望一眼,齐齐咽了一口吐沫,都看出彼此心中的惊惧之色。若是刚才走了过去,一想到后果,几人头皮忍不住一阵发麻。

刚才虽然多足妖兽速度极快,但是萧晨依然看清了它的样子。体长十丈以上,通体褐黄色,腹下密密麻麻长有无数条镰刀一般闪烁着锋利光泽的细足,长约三尺,通体幽蓝,一看便知拥有剧毒。

想到妖兽刚才扑向怪鸟的速度,萧晨心中一颤,自认遇到没有半分生机。

见众人眼神看来,楚狂勉强保持平静说道:“此妖兽速度极快,兼有剧毒,实力极为强横。但是天生五感不足,只能凭靠听觉判断猎物目标,所以我们只要不发出声音,就不会被它察觉。而且此物灵智不高,每次进食足够之后便会离开此处回到洞穴休眠,我们可以趁那个时候穿过此地。”

众人闻言点头,萧晨目光一闪,却没有说话。

果然,两个时辰后,恐怖妖兽再度凶残吞食了两只误闯此地的妖兽之后,摆动着巨大的身体向远处行去,直到确定此物走远之后,萧晨等人这才小心翼翼走了过去。

之后一段路上,不时能够遇到一些实力恐怖的妖兽,但是在楚狂的带领下,众人倒也都有惊无险的穿过。只有一次在经过一只三纹裂花豹的领地时,狄秋稍微出了一些状况,所幸受伤不超重,终摆脱了那三纹裂花豹的追击。

“好了,终于到了,这里便是那上古修士洞府的入口。”看着面前不起眼的石洞,楚狂脸上露出几分轻松之色。萧晨看在眼中,脸上闪过几分若有所思之色。

狄秋、狄帅两兄弟脸上带着庆幸之色显然没有发觉这一点,至于吴万里则是一言不发跟在楚狂身后,让人看不出他心底究竟在想什么。

“楚狂师弟,这路上如此危险,你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害我刚才差点丢掉性命。”狄秋面色阴沉,左臂处伤口虽然包扎完毕,但是依然不断有血丝流出。刚才若非他反应快上一分,恐怕此刻已经成了那三纹裂花豹的口中食。

楚狂闻言,面色也是陡然阴沉下去,冷冷道:“这路上虽然危机重重,但是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不会有危险。刚才惊动了那三纹裂花豹不过是你贪心地上掉落的修士灵器,自讨苦吃,又怎能怨我!我告诉你,越往后危机更大,若是你不听我的指挥早晚会葬送掉性命!”

“你。。。”狄秋脸色通红,眼中闪过几分羞怒交加之色,“今日之事我马上退出,狄帅,你是跟我走还是留在这?”

“离开这,没有我带路你能走出这片地方,一不小心就会成妖兽果腹之物。”楚狂面色冷淡,淡淡说道。

狄秋闻言,脸色陡然一白,气势不觉有些衰弱下去。萧晨面色同样一变,眼神冷冷看向楚狂。

“呵呵,各位道友这是为何,好不容易走到这里,还没见到宝物倒先内讧起来。好了,都各退一步,咱们还是继续合作探寻这处上古修士洞府。”吴万里此刻突然笑着开口,给了双方退后的台阶。

狄帅拉住兄长,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双方总算是暂且放下了争执。

楚狂自知失言,向萧晨拱了拱手,道:“流云师兄不要在意,在下心中绝无恶意。今日来此只是为了寻宝,等到宝物到手,咱们自然会一起离开此处。”

萧晨不置可否,眼中冷意渐渐消散,淡淡道:“如你所言。”

五人表面上恢复了融洽,楚狂在前带路,身后跟着吴万里、狄家兄弟,萧晨,不过各人心中在想些什么,那便不得而知了。

山洞之内一片漆黑,所幸众人早有准备

,手中各自拿有一颗月光石,在黑暗中缓缓前行。走了约莫百多丈远,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处略微空旷的溶洞,七个黑洞洞通道,不知通往哪里。

“这七个通道只有一个是正确的,当初我来此地摸索了不下十数次,数度近乎丧命,才找到了进入下一处的通道,不过过了这里之后,再往下就要靠我们自己慢慢摸索了。”楚狂言闭,径直大步向其中一洞口走去,萧晨等人急忙跟上。

一路之上并没有任何情况出现,五人平安抵达一处约十余丈大小的大厅。大厅之内空无一物,对面墙上有三处通体血红的门户,散发着丝丝血色,不知通往哪里。地面之上却满是碎裂骨骸,像是被人硬生生拆成粉碎一般。

“这大厅便是我所进入的深处,据我猜测这三扇门应该只有一个是安全的,若是选错了门,恐怕便会落得跟这地上白骨一般下场。”楚狂面色谨慎,缓缓说道。

萧晨点点头,灵力运转到眼部,在黑暗中视野顿时增强,看清了门上略微模糊的文字,婉转扭曲宛如蝌蚪,混若天成,正是那金印上出现的奇异蝌蚪文。

死!断!绝!

三个血色符文似乎散发着某种诡异之力,萧晨不过看了一眼,心中竟然生出无一些暴虐气息,想要毁灭所看到的一切。

萧晨突然闭上眼睛,默运《混元神经》,半响后这才将心中那股负面思想平息下去。

“流云道友,发生了何事?”楚狂等人面色略微紧张问道。

他们只感觉到萧晨身上突然爆发的戾气,却是不知究竟为何。

“小心那门上的三个字符,不要去看,可以影响心神。”萧晨心有余悸沉声说道,若非他修炼《混元神经》神识远远超过同阶修士,也不会如此青衣便能度过危机。这地面上这众多白骨,恐怕都是被符文中的诡异之力引诱发狂致死。

“这三个门分别写着死、断、绝三字,不知道应当如何选择?”

“断路,既然有一个断字,说明此路不通,可先排除在外,剩下的便是死路、绝路两个选择。俗话说得好,置之死地而后生,依我看,咱们走死路,如何?”楚狂眼中耀耀生辉,沉稳说道。

“这。。”狄家兄弟显然有些犹豫,不知如何选择。

吴万里还是一言不发,除了刚才缓和双方气氛之外,他便没有说过一句话。

萧晨看向楚狂眼神微闪,不过他隐藏在黑袍之下,倒也不怕被人看到。

“既然楚狂道友这么有把握,那我们边走死路好了。”

“好吧。”狄家兄弟点点头,表示同意。

楚狂瞳孔深处微露喜色,虽然他隐藏的极好,却是没能逃过萧晨的眼神,当下心中更是暗暗警惕。

咔嚓!咔嚓!

众人沿着大厅缓缓前行,脚下猜到骨骼便是发出阵阵令人胆寒的碎裂声,楚狂在前,挥手打出一道法诀,紧闭的死路之门顿时无声打开。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条甬道,其上置有夜明珠、夜光石,与昏暗的大厅行程鲜明对比。

没有迎面而来的法术陷阱,众人心中微微松气,随即迈步走入其中。

通道之内安静异常,但是向前走过一段距离之后,一具半截骸骨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具骸骨半截拦腰而断,保持着向外爬行的姿态,背后地面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浅浅的指痕,竟是被他以指尖硬生生刻画在地上,显然是想要逃离此处。众人抬头向前方看去,指痕连绵不绝,至少数百米。此人能够在如此伤势下坚持这么久,修为定然极高,恐怕至少也是筑基期修士。

骸骨旁边遗留一把断剑,楚狂上前将其拿到手中,半响后说道:“灵器,而且品阶不低,此人至少也是筑基中期修士。”

突然出现的半截骸骨让众人心头蒙上一层阴郁,再往前的路上气氛明显压抑了许多。

又前行了两百多米,又一半骸骨出现。这半骸骨是腰部以下,显然与副是一个整体。但是令人心寒的却是此处甬道内密密麻麻的坑洼痕迹,此处显然经历过异常极为激烈的争斗。

众人心头更重,随即接着前进。又过了数十米,两座石雕出现在甬道两侧。石雕乃是手持巨剑的石甲卫士,经过岁月侵蚀,略有破损,身高丈二,面貌威猛,空洞洞的眼神令人心寒。几人小心检查一番,并未察觉到异常之后这才作罢。

随后数百米,路上遗留的骸骨越来越多,各种争斗痕迹更加明显,甬道两侧的雕塑也越来越密集,更是从石甲卫士变为如今的银甲卫士,不知其中有什么含义。不过令众人胆寒的还是,他们至今还没能找到杀死这些人的凶手,地面上除了一些碎裂石块之外,没有留下半分线索。

台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赤峰治疗白癫风医院
聊城妇科
台州治疗性病方法
赤峰治疗白癜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