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裁缝的故事 第153章 善后

2020-02-15 18:40:48 来源: 延边信息港

一个裁缝的故事 第153章 善后

其中一人自然是司马冰心,她早已心急如焚咯!

看着爱人在生死边缘上挣扎,她每一秒都是心如刀绞!

望着半空中蜷缩颤抖的刘牛,司马冰心急忙将他搂在怀里,呼喊道:“师弟!师弟!你不要吓我呀,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

“咳咳……”刘牛感觉到喉咙甜甜的,应该是有一股鲜血在上涌,他急忙强压下,免得司马冰心过度担心,续道:“我还可以,那家伙死了没有?”

司马冰心侧首朝底下望去,恰好看见西门绝搂着西门梓朝这里望来!

西门绝的眼神极为怨毒。

西门梓举着手,指着刘牛,想要说些什么,奈何嘴里一直在往外冒血,“咕噜咕噜”的,什么也听不清楚。

他面如金纸,眼神中包涵的情绪极为复杂,有恨意,有迷惑,有恐惧,有不甘……

西门绝抓着他的手,安慰道:“梓儿!你放心去吧,姑婆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西门梓闻言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又一位天才修士殒落了!

这时,其他的人也赶到了场中。

“徒儿!你怎么样了?是否感觉到浑身无力?”沙舟焦急问道,好不容易收到一个满意的亲传弟子,可不能就这样毁了!

“师父放心,我还顶得住,一时还死不了!那家伙闭气了没?”刘牛问道,此时他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刚才他冒险施展了刚学会的风导术,显然西门梓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怪异处!

一道灵力斧头砍向他的喉咙是有意为之的,免得他大声嚷嚷!

倘若他没死,伤愈复出时,便能手书刘牛的怪异之处,到那时,天下之大,估计所有人都会视他为异类!

恐怖的是如果被打败五彩石器灵的家伙知晓,自己肯定会呜呼哀哉的!

沙舟转头看了一眼后,道:“放心吧,你欧阳师叔刚看过他,已经彻底的凉了!”

“咳咳……好!师父,师姐,我有点累了……”刘牛缓缓的说道,双眼慢慢阖上。

这时,欧阳倩飞了过来,拿起刘牛的手掌,一脸凝重的搭脉,眉头深锁!

场中除了西门绝的莫逆之交外,其他的人都围了过来!

今日的比试,堪称精彩绝伦,两大年轻高手术法超绝

,实战经验老道,这样好的苗子死了一个已经很可惜了!

如果再挂掉一个,就只能说是天道不公,不愿意眷顾湘素阁了!

半晌后,欧阳倩才略带茫然的收回手指!

身为大师姐的静安率先问道:“欧阳师妹,蓝贤侄的伤势如何?丹田是否毁掉了……”

司马冰心,沙舟等人皆是紧张兮兮的望着欧阳倩!

欧阳倩沉吟片刻后,才道:“蓝贤侄体内目前的状况很特殊,我也一时吃不准,先将他带到我那里,治疗几日便可知晓了!”

“什么?师妹你也束手无策吗?”沙舟惊道!

要知道欧阳倩可是五宗内圣手,任何疑难杂症只要经她一瞧,便清楚该如何救治!

即便是将死之人,落到她的手里,也能苟活几年岁月的!

此时,居然连欧阳倩也号不出刘牛体内的状况,这真不知道是喜还是悲,是福还是祸?

“师兄,你难道认不出这把匕首吗?”欧阳倩提醒道。

沙舟仔细瞧后,惊恐道:“莫非是?”

“正是!我曾多次找西门绝相借,可惜她一直借口婉拒!没想到居然借给她侄孙比试了!”天一开口确认道。

在场之人只有锤丹期修士知道这把灵器的可怕!

静安等人当即色变道:“她这是要干什么?身为长老,居然想致一个晚辈于死地!”

“哼,大师姐难道想问责于我吗?”这时,西门绝和她的跟随者飘了过来。

“西门绝,往日我看在师出同门的份上,一直对你忍让,没想到你居然是蛇蝎心肠,想谋害我的弟子!有本事,你就向我下战书,老夫来领教你的高招!”沙舟气冲冲的喝道。

“沙舟,你不用咋咋呼呼的,我梓儿已故!你徒儿现在好端端的躺在那里,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先吼起老娘来了!下战书是吧,老娘今日就下,你我先斗个昏天黑地,等收拾了你这个老匹夫后,我再料理你的徒弟!”西门绝不甘示弱的吼道。

“你……”沙舟正欲答应。

“你们两个都少说几句!还有没有大局观!我们正深处妖族的重围之中……”静安看了看身侧的固液期弟子,不愿意将山龙堡的危局弄得人尽皆知,含糊其辞道“当下,应该是上下一心,努力抗敌的时候,怎能祸起萧墙呢?”

静安的话语起了一定作用,沙舟、西门绝相继怒哼一声,不再提约斗之事了!

这时,众人纷纷降落到观星台上,静安大手一挥,又是一片光芒闪烁,下一秒后,众人已经回到原先的小型广场处!

“好了,你们就各自回去吧,该料理后事的料理后事,该治疗的就赶紧治疗,唉,好好的为什么要比试呀,一下子损失了两员大将!”静安一边说,一边自责道。

司马冰心抱着刘牛,跟在欧阳倩、沙舟身后,三人正欲离开。

“司马家的丫头,把还给我!”西门绝遥声喊道。

司马冰心转过头来,不悦道:“前辈看不见吗?剑插在我师弟的丹田上,现在若轻易拔起,我师弟重则命殒,轻则修为尽毁!”

“哼,灵器是我的,我想拿回就拿回,我想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还用不着你个小丫头片子来教我怎么做!”西门绝冷笑道。

“西门绝,你敢上前拿就试试!”沙舟横移一步挡在在司马冰心身前,道。

“呵!笑话,我拿自己的灵器,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挡在前面,莫非真以为我怕你们不成!”西门绝痛失侄孙,早就将刘牛恨得牙痒痒了!

她当然知道拔出匕首的风险,她就是要在欧阳倩治疗之前,先将刘牛给弄个半死,这才能暂解一时之气!

“师妹,蓝贤侄身上的从何处而来?”这时,静安插言道。

“呃……西门梓用破其护体神光所致,”西门绝不知静安真意,回道。

本文标签: